【致敬老兵】“鬼子敢来,俺还要杀鬼子”

摘要: “不能低头!低头要被鬼子欺负!”英若富说。

12-11 05:57 首页 中国陆军

“俺有这宝贝!没困难!”摄于2016年7月30日

“鬼子敢来,俺还要杀鬼子!”

推开门,老兵英若富一手拄着拐一手紧紧地攥住一根通往大门的铁丝,弯着腰侧着身,艰难地梗着脖子,脸才仰起来看见我,多大的声音吼了一句“战友!来啦!”

我连忙跑上去搀扶着他“老人家你知道我是谁么?”老人抿了抿嘴唇,拄着拐的手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我们哨所的方向,然后倔强地甩开我搀扶他的手,吼道“不用扶!俺不老!”

老人所指哨所,离老人的家不到五百米,士兵们常来,穿军装的进了院,他都喊战友。

老人攥着铁丝佝偻着背缓缓地挪动着,一边对着大地吼“太阳好,晒会儿太阳!咱就在院里坐吧!”我也不敢扶,那是老兵的尊严。跟在他身后,缓缓地往前挪……

“俺94啦,她年轻她才86!”老人的老伴儿在他身后对着我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撇了撇嘴,就进屋拿碗倒水了。

“俺当了十年兵,做的贡献太少!国家,给俺的太多啦!”

“五零年!俺受了伤就留在这里了!”

“对!就是杀鬼子!”

说起鬼子,老兵眼睛瞪得溜圆,他那黝黑的脸透出深红,紧咬着的嘴唇子都发白了,灰白胡子一颤一颤的,全身都在得得地发抖。

采访结束,老兵行军礼送别。摄于2015年6月23日

原来,老兵1934年随父闯关东到长白。日本侵占东北后,英若富带着母亲回到山东费县。恰时,日军入侵山东老家,集村并屯,烧杀抢掠。17岁的英若富跟着村里的七个小伙伴参加了八路军,打击鬼子。

一次,英若富奉命去打探鬼子情报,路遇两个鬼子兵。鬼子兵见英若富可疑,便拿枪押着英若富回鬼子营区。半路上,英若富趁鬼子兵不注意,回头抢过其中一个鬼子手里的枪,刺向鬼子兵。另一个鬼子见状迅速向英若富开枪,打中了他的腹部。英若富忍着剧痛,与鬼子拼刺刀,刺死了鬼子。

“不能低头!低头要被鬼子欺负!”英若富说,在缺医少药没用麻药的情况,忍着剧痛取出子弹头,伤口还不慎受伤感染。英若富一边用草药治一边用盐水洗伤口,硬是靠着顽强的毅力活了下来,至今腹部还有鸡蛋大的一个疤。后来,英若富打仗立了功,还入了党。

“打仗,是要死人的。每打一仗都要牺牲好多战友,和我一起打鬼子的小伙伴,全都牺牲了!”

说完,老兵把佝偻的身体艰难地从木凳上挪动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颤巍巍的去擦眼角的泪花。随后,老兵抬起头,默默望着天,没有哽咽,只是嘴唇翕动着,嘴里呢喃着,深陷的眼窝里是有一种宁静的悲哀。

“可我们不怕死。共产党员哪能贪生怕死呢?!”

“鬼子敢来,俺还要杀鬼子!”

老人家就这样大声的吼着,东一句西一句跟我说。老兵的山东口音还重,为了听明白,还得让耳朵一样不太好的老伴当翻译,原计划两个小时的采访,一直持续到太阳落山。战争年代留下风湿病,腿疼,每天吃药,已经是四月中旬天,老人还穿着厚厚的棉衣棉裤棉鞋,采访也从院子里挪回了屋里。

正对房门是英老兵的厨房,右边是仓房,里面杂乱地放着农具和粮食。房门的左侧是卧室,炕上堆着一些旧衣被褥,炕尾的桌子上摆着一台印有“吉林省民政厅赠”字样的电视机,旁边的一台滚桶式洗衣机盖早已脱落。村主任说,20多年前,老兵家生活就困难,住在危房里,村里修了三间房给老兵。老兵死活不同意:“俺是党员,不能占村里的利益!”

“这个房子,还是十年前村里遭洪灾,全村统一规划兴建的,当时村干部轮流动员他才搬进去。”在一旁的村主任告诉我,老兵入党六十多年,经常去学校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现在年纪大了,腿脚不便了,才不敢让他去上课,老兵还被评为“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这些年,老兵作为村里的宝贝,大家都很关心,逢年过节各级都会登门慰问。

看到写有自己的文稿,老兵高兴得合不拢嘴。摄于2016年9月4日

岁月蹉跎,当年英勇杀敌的老兵已是满头白发,背驼了,耳朵也聋了。临走时,我问老兵有什么困难。老兵没听清,他老伴儿咧着嘴,抢先说:“给点儿钱花呗,没钱花了!”

“要什么钱?”老兵瞅着老伴,转过头来说:“别听她的!我们什么都不缺。我能在抗战中活下来,享受党的关照,这就是福!”

老兵的声音很大,脸上露出幸福的神情。

《敬礼·抗战老兵》系列采访刊发后,引起了军内外网友的热议,纷纷通过微信将爱心款发到我的手机上,让我代转给像英若富一样生活贫困的老兵。

9·3抗战胜利大阅兵的第二天,我带着报刊网络刊发英老兵的打印文稿和采访他时拍摄的相片去看望。老兵看到写有自己的文稿,以及和老伴一起的相片高兴得合不拢嘴。临走时,我拿出网友捐献的1000元爱心款给老兵。他一看是钱,抬手就推了过来:“我不缺钱!我有钱花!”

他边说边挪动脚步,颤悠悠地推开滚桶式洗衣机盖子,一本正经地对我说:“喏!你看,还有这么多钱呢!”

我看到,洗衣机盖子压着的确实是钱,面值最大的是一张50元,其他都是5元1元的零钞,最多不过百元。

“你是抗战英雄,这钱是大家给你的,你一定要收下。”说完,我把钱摁在了老兵的钱上,扣上了盖子。

老兵缓缓地举起右手行了一个军礼。

老兵摸着老伴扭曲变形的脊背说:“这是我上工没在家时候她落下的病。”摄于2016年7月30

老兵老了!

前不久,我再次登门看望老兵,严重的风湿病让老兵行走更加不便,手指也不能弯曲伸直了,拿筷子吃饭都困难。

临走时,我依然问老兵还有什么困难。坐在床上的老伴,赶紧撩起衣服,露出扭曲变形的脊背对说我说:“当年,老头儿抗战打鬼子,不在家,我月子里挑水坐了病,现在不能直立了……”

还没等我说话,老兵就埋怨她了:“不是这样的!你别听他胡说!生孩子时,我复员回来了。是林场上工没回来,她挑水落下的病……”

这时,我看到老伴狠狠地白了老兵一眼,嘴里还不停地责怪老兵:“怎么不是了?!你个老东西,真是越老越糊涂!”

我发现,这位耳朵听不见、饱经沧桑的94岁抗战老兵,其实并不老,并不糊涂!

这时,不知为啥,老兵突然兴奋起来,颤颤巍巍的挪到炕头,摸出一个小包,一层一层的打开:

一个是“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纪念章。

一个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纪念章”。

老兵扶着炕沿儿艰难的抬起头,轻轻地挥了挥手“俺有这宝贝!没困难!”

我看到,老兵的那个驼背向上拱起,就像一座小山

因《敬礼·抗战老兵》系列报道,有幸与驻地22个老兵结缘,年龄最小的89岁,最年长的101岁,这些老兵一个个走上我的笔端,走近了广大读者的视线,走进了我的心里。一年里,他们纷纷被授予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纪念章”,接受着祖国的荣光。一年多时间,我曾多次去拜访他们,带去网友们的关心关爱。一年多时间,老兵老了。他们都经受着战伤、老年病的侵扰,经受着岁月的摧残。然而,从老兵的姿态里,我发现:

老兵,不老!



独家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您的一键分享,就是传播正能量!

来源 |  中国陆军(army81cn)

作者 |   蒋德红


本期编审:钱晓虎


值班编辑:李 华 刘 畅 孙继伟   

责任编辑:赵林孟 付潇翔 祁 政


首页 - 中国陆军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