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 ——“漂在非洲”三年巡礼

摘要: 自从画完那幅《东方宾馆》,内心一直波澜起伏,那就写三年来在非洲的的感受吧,这不是非洲游记,是自己的心路历程罢了,写给自己。

12-12 09:38 首页 天使之光

写在前面:

自从画完那幅《东方宾馆》,内心一直波澜起伏,我知道是该写点什么了,每年总有一段时间是这样的日子,思虑万千,好吧,那就写写这三年来在非洲的的感受吧,这不是非洲游记,是自己的心路历程罢了,写给自己。

 

从2014年7月底离开祖国,带着两个女儿踏上西非—尼日利亚—拉各斯这片土地,已经接近三年了,还记得当时写在朋友圈的话:“远走,天涯,开启别样生活……”,很难想象当时是怎样的勇气,会抛弃国内的一切,带着孩子离家几万公里,定居到落后的非洲大地,每天面对如巧克力一样肤色的黑非洲,听他们说那带着浓重口音的饶舌英语,闻他们身上如同原始动物一般的体味,伴随着恐惧与惊奇,面对一切的未知生活。

现在想来一切可能是源于对于未知的渴望,正如当初毅然离职的初衷——当你已经看穿未来十年的样子,而这又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于是带着对于“别样”生活的向往,成了海漂,把“华为海外家属”的标签牢牢地贴在身上,带着“全职妈妈”的标签,踯躅前行。

于是有了每年一次的新年旅行,从东非到南非,从北非到欧洲, Sunny连续三年在不同的国家庆祝生日,还记得2014年坦桑尼亚桑给巴尔岛上淳朴的伊斯兰餐厅的厨师,端出的一份亲手制作的生日蛋糕,虽然外形不漂亮,但是美味可口;还记得2015年在南非的开普敦,到处寻找没有看到蛋糕房,于是在一家西餐厅买了一小块蛋糕,店主还特意准备了一个烟花,当生日歌唱起的时候,很多人给予了掌声和祝福,一个黑人小哥拿起相机拍下了那一刻,虽然是为了生意,在足以感激他的热情;而就在去年的德国,热情的华为好哥们,早早准备了一桌火锅和蛋糕蜡烛和礼物,这是过的最像生日的一个,窗外飘着淡淡的雪粒,屋内一片欢声笑语。

还记得塞伦盖地草原上被一个马赛男孩追赶奔跑的一群长颈鹿,高大的身躯异常稳健,健步如飞从山坡俯冲而来,两步就跨过公路绝尘而去,而一瓶矿泉水一包饼干就足以让孩子展露幸福快乐的笑容;成千上万的斑马/角马/羚羊,散布在一望无垠的平原上,狮子迎风行走,长长的胡须逆风飞扬,而人类就像是外星来客,搅扰了这片生命的沃土;还记得登上南非好望角的灯塔,看着印度洋的海风裹挟着薄雾一般的云层,吹过大西洋的上空,仿佛给那绵延的山上披上一片轻薄的流动的纱;还记得在冰岛骑着雪地摩托,穿行在漫天风雪的千年冰川上,天地一片苍茫,唯有那机器的轰鸣声和前方几盏灯火,证明这生命的真实存在。还记站在迪拜世界第一高楼俯瞰世界的气势,在法国巴黎埃菲尔铁塔上看到整齐划一的城市规划,在摩洛哥触摸千年的古罗马遗址,遥想曾经的宏伟与硝烟……

往事如一帧帧相片,反复播放,有震撼,有快乐,有孤独,也有成长,每年如候鸟一般迁徙在中国非洲和世界各地之间,固定的新年旅行,固定的候鸟归巢, 再过一周又要踏上回家的旅程,可是今年的心情却异常平静,非漂三年,每一年都不一样的心境,第一年的迫切与煎熬,第二年的静静等待,而这第三年,确像是面对一个黑洞,它将自己的前生过往统统吸了进去,而未来再一次的未知与迷茫。

最初想到黑洞这个词,绝对不是基于天体物理的了解,而是萦绕在脑海中的《大宅门》里的经典唱段:“看前边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我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是啊,这是基于对于自身三年来的学习成长而言,也是基于理想与未来的迷惑:


距离一个画家还有多远?


首先是对于学习画画的迷茫,断断续续学习了一年零八个月,先后师从四个老师,杂乱的学习摸索了各种手法与技巧,在完成了那副《东方宾馆》的油画以后,进入了深沉的思索,还记得当时学画画的誓言:五年要举办自己的个人画展,这在当时看来是雄心壮志,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与决心,现在越学习越觉得长路漫漫,画的像容易,画的不像,画的艺术化,画的个性化,这是另外的一个层次,是更高的融会贯通,是更大的思想境界,要有胸怀世界的格局和洞察呼吸的细腻,是的,我已经不再满足于拷贝几张照片,画的很像来沾沾自得,而是需要寻找一种专业的系统学习,于是也就看到了各个老师的局限—当你给钱了,他们也就最大限度地迎合了消费者的心理——虽然他们对于勤奋的我,总还是给予更多的指导和关注,虽然当前情况下依然有太多的东西可以学习,但是却有了更深一步系统化学习的想法,去进修,去考美院,去做个专业的画家。


英语真的只是一种交流的语言吗?


Sunny从一年级开始学习英语,今年她即将开始四年级的学习,脱离了中国的文化与环境,她裹挟着全家人向着非预期的方向大踏步的前行,完全英语化交流与思维,文化的渗透与个性的塑造,大大的淹没了六年中国文化的熏陶,习惯英语化表达,与妹妹之间几乎已经基本不再说中文;有了自己的邮件圈子,和同学朋友老师之间都是互发邮件,习惯用电脑解决问题,做PPT,用google搜索,用YouTube视频,和我日常的交流也变得自我,要首先尊重彼此,控制情绪。而我强迫她学习中文,Rosy居然说她在用英文给她在讲睡前中文故事,因为缺少环境,对于中文学习和书写,真的不似想象那般的简单。

Rosy就更加的中西混搭了,很多东西不知道怎么用中文表达,甚至还跟我说要用google map查找一下我们家的位置,说每个孩子都要学会用,尽管她才四岁半,还在幼儿园小班而已。

而我自己,交流的障碍迫使自己不间断的学习,可是发现越来越追赶不上孩子的脚步,从最初的教她们学习现在变成了被教授的对象,而慢慢的发现很多的习惯和价值观也因此发生改变,对于未来的思索方向,变得更加模糊不清了。


人到中年到底界限在哪里?


三十五岁的时候,因为Rosy的到来,彻底改变了我人生的轨迹,从一个国家公职人员辞职下海,轰轰烈烈的创业,又抛开一切的出走,当时的感觉也是一样,人到中年,前半生我们被命运拉扯着前行,后半生,总要为自己活一回。

今年马上四十岁了,似乎又到了人到中年,恍惚间将自己的终点从七十岁延长到了八十岁,这五年过的也算精彩,轰轰烈烈的做慈善,又默默的在艺术领域深耕不辍,坚持不懈的学英语,经历了孤独焦灼 苦闷到平静 欣喜与迷茫,从迷茫中来,又走到另外一个迷茫中去,就像爬山一般,努力的爬上一个山顶,才发现还有更大的山,更远的风景。

记得离职三年的时候,写了一篇洋洋洒洒的文字《带着梦想去旅行》,当时文采飞扬,回首往昔激情澎湃,畅想未来无限潇洒。而去年的这个时候也写过一篇文字《飞翔的天使,寻找我的国,我的义》,依稀还记得当时写在凌晨三点,当时慈善做的风生水起,对于”梦想“和“信仰”二字有着深刻的感触,甚至于被自己的激情感动的泪水涟涟,“Dreamis powerful……This is my path ,……,that is what I am looking for…”,当时的心境看似平静,其实确实领你一种的激情澎拜。 “梦想其实没有那么的伟大与遥远,或许只是在一朝一夕,一粥一饭的平凡”。“我把生命交给世界,如同他带我而来,我信任他执着而极端的把自己交还给他,我想这就是我的国,我的义”。

而今天,曾经慷慨激昂的我也好,曾经自认为沉静平凡的我也罢,就这样又过了一年,从“未知”中来,曾经炫丽如烟火绽放,面对着另一个“未知”——这个黑洞,总要走进去,总要睁大眼睛找寻方向,如果一年前我认为是一只飞翔的天使,那么此时此刻,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希望在升腾的那一刹那,看清未来的路。

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我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2017年5月26日



首页 - 天使之光 的更多文章: